正文

剩下的三点剑气咆哮,

绣嘴一吐,半个盛唐就显露出来了”

它是余光中先生眼中的李白,长久以来,它也成了我眼中的李白; 但在我眼中,“剩下的三点”不仅是剑气的尖叫; ”,还有“仙灵”。

先生。 余光中确实是一位大师。 我读过很多关于李白和《李白诗》的总结和评论,有的雄辩,有的笔画,但没有一个像这些那样具有表现力。 一些句子。 尤其是“酒入肠七分化月光”,一张李白举杯朝月的照片跳了出来。

李白喜爱月亮。 在他眼里,月亮不仅向人间散播“怨恨”,而且嫦娥也生活在那里。 他对月亮的描绘从未停留在嫦娥和吴刚身上。 月亮的想象力从来不局限于过去有限的神话。

因为其他诗人、文豪“望月”,然后将自己的所见所想折射到诗中,映射成文章,而李白“望月”,则是冒充月亮; 在自己的生活中,月亮不仅是朋友,更是伙伴; 他和月亮已经“相爱到永远,相知到永远”。

李白怀念明月。

思念家乡时,他“抬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; 这明月分明承载着他的家乡,那里充满了亲人。

在杜甫眼里,“月亮是故乡的光明”,但李白却并非如此。 在李白的心里,“清流三人”时,故乡的明月陪伴着他。 夜峡”,从未迷失太远。

思念朋友时,“寄愁明月,随风到夜深”; 这轮明月,将在照耀千里的夜晚,将李白对朋友的牵挂、牵挂和期盼,寄送给大家。 在朋友心中,哪怕远到天涯海角,哪怕远到夜郎,也从未让李白失望过。

时不时地,懒得写信的时候,他就会趁着月光去探访关心他的朋友们的梦境,通报他们的安全,谈谈目前的情况。 。

本文由 @印默娆 发布在 申小珂国酒自媒体网,如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。
文章链接:https://sxktsjyzb.com/post/640.html